我有一个英雄情怀——邢庆仁说《长安》

2019-11-10 07:52:15

“长安”,一个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特殊含义的词。对画家邢任青来说,“长安”是他深爱的文化宝库。袁媛袁媛袁媛袁媛袁媛袁媛袁媛袁媛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圆,好消息传来,他的国画《长安》入选第十三届全国艺术展。满月前夕,一个名为“长安”的艺术展将在Xi崔振宽美术馆举行…

邢任青2019年“长安”220厘米×180厘米纸套颜色

文化艺术报:《长安》是一部非常独特的作品。“长安”的概念出现在歌剧演员还没有出现在舞台上的状态下也很有趣。你能给我们讲讲这幅画吗?

邢任青:小时候,我住在农村。村民们都喜欢看秦腔。受环境的影响,我也有一些秦腔情结。气氛有秦人的味道。“长安”的面妆是秦式的。化妆的演员穿着水衣——和我们通常穿的衬衫一样。有几个人和一匹马在等他上台。我没有刻意考虑画什么样的人。我只是觉得这种形式特别符合这幅画的主题,也最符合我对“长安”的幻想。这种形式在我心中有一种传奇色彩——演员是他们自己,而不是他们自己;是主角,正准备出道。

《文化艺术报》:你心目中的“长安”是什么样的概念?

邢任青:“长安”原本是一个区域概念,但现在它不仅仅是一个区域概念。长安是一个长期和平稳定、长期安全的地方。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望,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期待。人们喜欢和平,希望长安。

同时,在“长安”的概念中,一定有英雄的感觉。长安是十三个朝代的古都。这话说得太多了,但是继承了汉唐辉煌的长安,一定是一座英雄城市。一个没有英雄主义的城市如何领导世界?我一直有英雄情结,从最早的“玫瑰记忆”和“金玫瑰”开始,从军事情结开始。我希望我的画有阳刚之气和向上的精神。

《文化艺术报》:这部作品有什么特别的材料吗?

邢任青:艺术是由内向外释放的,而不是由外向内释放的。这些作品来自你通常的积累和对生活的理解。以长安为例,我用心诠释了戏剧《秦人与长安大地》。当我想表达的时候,我的心已经准备好了。有时候,当我在外面看到一个人,觉得他符合我想要的形象时,我会请他“帮我打造一个潜在的形象”,他就在那里。但是它不能决定画什么,然后画材料。

素描和绘画材料首先要在你心中有一样东西,然后才能找到你生活中想要的东西。生活中发现的是生活,而不是艺术。如果你心中没有艺术或美,你就不会在生活中发现美。如果你心中没有风景,最美丽的风景在你眼里是苍白无味的。当然,我们经常被生活所感动,但是如果我们深入生活,我们就不能陷入其中。经常有艺术家不知道当他们深入生活时该做什么,吃农舍就像深入生活一样。这是坠入生活,被生活淹没。

《文化艺术报》:在你的作品中,长安、黄土地、故乡和记忆等意象随处可见。这也是一种复杂吗?

邢任青:人的故乡在哪里?在你心里。什么是家乡?这是一个你知道它在哪里的地方,但是你再也回不去了。你家乡给你的所有营养都留在你的心里。你今天成长的方式就是你家乡的样子。当你认为你的家乡不完美时,你的世界绝对不完美。当你对家乡的了解还在抱怨时,你肯定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艺术中最好的部分和能温暖人们的部分都在生活中。我父亲是美术学院的教授。他教我技巧,指引我走上绘画之路,但是我父亲带我进去,母亲带我出去。我妈妈是个农民,她不会说几个字。然而,我对艺术的理解是由我母亲提供的。她什么也没说,也不涉及艺术,但是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节都告诉我艺术是什么样的。

《文化艺术报》:自从你的《玫瑰记忆》在第七届全国艺术展上获得金牌以来,已经是猿猴公园的整整一年了。在此期间,你几乎可以在每一个全国艺术展上看到你的作品。你如何与时俱进?

邢任青:艺术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会试图弄清楚一个展览是什么样子的,这实际上会导致片面和完全相同的人。在上世纪70年代,这些作品完全相同。直到今天,这种情况也没有多大变化。

事实上,大型的全国性展览并没有规定你想要什么样的画。毛主席提议让一百朵花开花。目前,我们在绘画表现上犯了错误,对自我表现关注太少。画家应该画出你内心的样子。只有当每个人都真正展现出自己的内心,百花齐放。追求个人风格、语言和个性化表达——而不是语言为语言,形式为形式——只有抓住地球的气息和时代的脉搏,你的作品才能成为实践和理论的完美结合。

也不要刻意追求时代的味道。80年代肯定不同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现在也不同于80年代。你在时代背景下画的东西自然有时代的味道,但前提是你的思维应该开放,不要总是以自我为中心。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们总是强调改变我们的想法。我认为改变我们的想法不如保护土壤好。只有优秀的种子才能在土壤中生根发芽。只有肥沃的土壤才能使种子长得又深又茂盛,花朵才能盛开,果实才能饱满。

文化艺术报:画家应该如何培养艺术个性?

邢任青:首先,应该清楚人格是一个精神概念。个性不等于脾气和习惯。每个人都必须学习,但学习的结果是你最终必须找到自己。

没有自我,这是艺术创作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有很好的技能,但是这些画是过时的。画一些古色古香的画,青山绿水,很美,但这种美是宋代的美,唐代的美,不是你的美,你只是选择了唐宋的一部分美复制出来,没有身份证明,没有自我。

好作品来自内心。目前,许多人对写意缺乏严肃性,对工笔的理解缺乏内在的生活张力。今天徒手画的最大缺点是“过于挑剔”。写意画是一个人心灵的有力表达。一幅好的徒手画需要画家心中有这样的力量和爆发力。一丝不苟的整洁不是死板、死板和教条的。一丝不苟也需要激情和激情。没有激情的一丝不苟是一个工匠。

文化艺术报: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邢任青:没有创造的计划。如果有计划,就会有麻烦。我每天都在想我想画什么。我可以随时随地画画。灵感没有被发现或等待。灵感会立即积累和产生。你的世界是敞开的,窗户是敞开的,你可以画任何东西。我曾在文章中说过:任何能画画的人,怎样画对,画错也是对的。不会画画的人在任何方面都是错的,在任何方面都是错的。

文化艺术报记者倪瑶

邢任青语录

800英里长的秦川见证了周、秦、汉、唐王朝的繁荣。即使这里的人住在农村,他们仍然崇拜英雄。庙中所谓的高使百姓担忧,江湖之隔使君主担忧。面对风雨,他们平静地生活,锻造出淳朴、厚重、宽广、坚强的长安精神。-兴任青

邢任青1960年出生于陕西省大理县北社村。1986年毕业于Xi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1989年,《玫瑰记忆》在第七届全国艺术展上获得金牌。他出版了《兴任青画集》、《玫瑰园故事》、《好木头的颜色》、《乡村绘画》和《素描》。2010年,他主持了文化部国家画院的国家项目“绘画对话——从生活到艺术”。

2019年,“我来自长安星任青展”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2015年,中宣部、人民社会保障部、中国文联授予“全国中青年优秀文艺工作者”称号。

他曾于2019年担任陕西国画学院党支部书记、执行副主席和陕西省美术馆馆长。

福建快三投注 广东快乐十分 中国竞彩网 云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