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强奸“案中案”:写这份谅解书,是被逼的

2019-11-01 14:01:35

原标题:有充分证据的强奸案,但在审判中出现了否认犯罪事实的“谅解书”。检察官开始调查后,他发现“案件正在进行中”——写这封谅解书是被迫的。

为了帮助亲属逃避刑事责任,他们甚至使用口头威胁、金钱购买和其他手段来阻止他人作证。最后,他们不仅没能“抓”到人,还“送”了自己进去。根据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8月14日的起诉,法院以妨碍作证罪判处高雷军8个月监禁,高君宝6个月监禁。

法院发现谅解书有问题。

今年3月,鼓楼区检察院检察长姚烈出庭支持一起强奸案。在审查起诉的前一阶段,姚烈审查了整个案件的证据,认为被告涉嫌强奸的证据真实充分,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但令他惊讶的是,审判中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被告的辩护律师向法庭出具了受害者写的谅解书。根据受害者在谅解书中的陈述,被告和受害者之间的性行为是在双方互爱的情况下发生的。此前向警方报告的情况与事实不符,是一种误解。

“虽然这是一封谅解书,但其中陈述的内容否认犯罪事实,根据整个案件的证据,可以证明被告涉嫌强奸。”起初,姚烈看到谅解书时有些怀疑。然而,他很快发现了疑点。辩护人提交的谅解中的陈述含糊不清,没有签署具体日期。

为了查明案件的真实情况,姚烈对谅解书中的疑点进行了详细的询问,结果显示疑点越来越多。辩护人不仅未能对谅解书的来源和日期作出合理解释,而且陈述不一致,经常有瑕疵。

"这封谅解书可能不是受害者的真实意思。"姚烈注意到在谅解书后面可能有伪证和妨碍证词。

调查核实寻找突破口

姚烈首先与公安机关承包商取得联系,传达了相关信息,并就以下调查核实工作达成一致。公安机关的承包商说他会全力配合尽快查明真相。

为了确定谅解书的真实性,联系受害者是姚烈的第一个突破。由于受害者是外国人,他在犯罪发生后回到了他在其他省份的家乡。电话联系后,受害者犹豫不决。尽管他承认已经发出了一封谅解书,但他不想透露太多细节。

受害者的回答不仅未能解释许多疑点,还进一步证实了姚烈先前的判断,即这份谅解书背后可能存在非法情况。根据受害者的反应,姚烈觉得即使她与受害者面对面接触,她也可能不会说出真相。最好从其他链接进行调查,看看她是否能得到什么。

姚烈判断,如果受害者改变陈述涉及妨碍证词,很可能被告的家人给他钱。根据这一判断,姚烈与公安机关承包商一起改变了调查方向,围绕经济交流进行了深入调查。最后,发现被害人在犯罪后从他人处获得了1万元,转让人以前从未与被害人有过任何经济往来。在获得这一证据后,姚烈带领一个小组前往受害者的家乡与他进行积极接触,澄清他的兴趣,并要求他说出真相。

“检察官,我也无能为力。他们一直在找我,说他们想给钱,说实话,这使得我不可能留在我的家乡。我忍不住写了这封谅解书。”在姚烈等人的耐心指导下,受害者终于揭开了谅解书的前因后果。

查明事实,依法承担责任。

根据受害人的陈述,高君宝和高雷军阻挠证词的犯罪事实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在公安机关调查强奸案的过程中,嫌疑人的父亲高雷军和叔叔高君宝为了帮助他逃避刑事责任,先后用各种语言威胁受害人,并用金钱引诱受害人,要求受害人出具谅解书,说明双方自愿发生性行为。无奈之下,受害者不得不根据他们两人所说的出具上述谅解书。高君宝后来两次向受害者转移了1万元,承诺以后再给剩余的2万元,并与受害者签署了书面协议。

据调查,姚烈认为,高君宝和高雷军作为犯罪嫌疑人的家属,通过口头威胁和经济引诱,合谋唆使被害人作伪证,以帮助犯罪嫌疑人逃避法律制裁,从而严重阻碍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涉嫌妨碍作证罪。经研究,鼓楼区检察院依法将高君宝、高雷军涉嫌妨害作证罪的相关线索和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并监督立案。3月13日,公安机关以涉嫌妨碍作证为由对高君宝和高雷军进行了调查。当高雷军在月底被捕时,高君宝主动投降了。被捕后,两人都供认了犯罪事实。

4月30日,鼓楼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涉嫌妨碍作证的高君宝和高雷军,并于同年8月1日向法院提起公诉。8月14日,鼓楼区法院开庭审理,采纳鼓楼区检察院的全部指控意见,依法作出上述判决。此外,涉嫌强奸的被告被判处四年监禁。(来源:检察日报:崔孟晓)

足球外围